Skip to main content
 字母圈 > 主奴关系 >

艳奴(双性主奴调教)13 主人喂女m吃饭,小母够却求着男s给自己喂尿

2020-07-19 09:54 浏览:

  艳奴(双性主奴调教)13 主人喂女m吃饭,小母够却求着男s给自己喂尿

  夏日的热浪袭来,期末考试刚刚结束,终于能够整天不出门,怕热的叶真越发窝在屋中不愿动弹了。

  此刻,许沐川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叠薄薄的文件正看,眉心紧蹙,面上是少见的严肃。

  叶真蜷在男人脚边柔软的羊毛地毯上陷入白日的美梦之中,乖巧的宠物上身穿着主人的衬衣,衣襟大敞露出诱人的胴体,发育完全的乳房白嫩柔软,顶上乳尖骚红媚人,乳孔此刻被一对红宝石打磨而成的精致乳塞填满,看那鼓胀的圆胸恐怕里面的乳汁又已经蓄满。

  少年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丁字裤,三根细细的带子在丰满肉感的臀部留下浅浅的勒痕,前面的一根深深陷入肥厚的肉蚌之间,淅淅沥沥的骚水早浸透了布料,身下的地毯上也留下了一片湿湿的水痕,后面两根沿着翘臀外廓绕上去,两瓣肉臀完全没能被包裹,反而因为这淫靡的情趣内裤更显肉欲。

  许沐川左手拿着文件阅读,右手垂下时不时抚摸着少年的头顶,细细的银链在男人手腕上闪着光,拴住了少年最敏感的骚处。

  男人很少在家里处理公事,即使偶尔有突发的事情也都在书房办理,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情趣有时会让叶真陪伴,将自己心爱的宠物绑在身边,乖巧的奴隶往往会趴卧在主人脚下静静等候主人办公,时不时的玩弄和揉捏是最好的安抚,但更多时候许沐川办公时都是要叶真自己去玩或是将他放置在调教室中任由其在欲海中起伏。

  今天男人的脸色一直不太好,手上不过几页的文件让许沐川陷入了沉思。

  …………

  吃饭的时候叶真趴跪在许沐川的椅子旁,面前的盘子里放着搭配好的食物,时不时的男人还会从上面投喂些东西过来。

  “宝宝,有什幺想去的地方幺?我们过几天去度假。”

  “唔……外面好热啊,只想在家里。”

  男人笑,“小懒狗。”

  男人一直喂到叶真的小腹微微鼓起才停了下来。

  “想喝幺,宝宝?”

  “想,求主人尿给宝宝。”叶真的口中反射性的分泌出唾液来,现在,在家里的时候叶真只喝男人赐予的尿液,腥臊的液体对他来说是无上的美味,以至于一旦感到口渴反而会控制不住的分泌出口水来。

  “乖,自己取出来。”

  叶真连忙爬过去,用嘴拉开了男人的裤链,还未勃起的阴茎已经有不小的分量,看着紫红的巨物少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少年将小口大张着就在龟头下方,不断分泌的涎液溢出口腔。

  “怎幺这幺馋,口水都流出来了。”

  微黄的液体射入口腔,少年一边张大小嘴,一边不断吞咽着。

  “哈嗯……咕……嗯咕……咕咕……咕……”

  急促的灌注让少年无法全都吞下,流出来的尿液就淋潵在少年的小脸上,漆黑的眼睫都挂上了微黄的透明水珠。

  赐水结束后许沐川摸着叶真软软的小肚子,两人甜甜的接了个吻,唾液在交缠的舌头间不断交换,两瓣唇紧紧黏在一起。

  “啧……啧……”

  男人伸出大舌给小舌舔舐,待小舌缠上来一会儿又使坏退出去,两次三番引逗得少年不住哼哼唧唧的撒娇,微红的眼睛嗔怪的看着他。

  “哼嗯……要……主人坏……嗯嗯……”

  男人闷声笑着,一面安抚的将口中唾液喂给少年,啧啧水声不断响起,看着叶真小巧的喉结不住上下滚动着,贪婪的汲取着自己的口水,一面揉捏起对方饱满的乳房,白色的肉团被捏成各种形状,肥腻的乳肉从男人的指缝间被挤出。

  “哈啊啊……涨……主人……小狗的奶……嗯嗯嗯……哈啊……主人快吸吸……要出来了……”

  “哪有会产奶的小狗,明明是只骚母狗,被干大了肚子才这幺不知羞耻的到处流奶。”

  “嗯嗯呃——!!是骚母狗……哈啊!求主人……快吸吸骚母狗的奶……哈啊啊————!!”

  “小淫妇……”

  许沐川沿着少年细白的脖颈留下一串艳红的吻痕,随后咬住乳孔间的宝石乳塞快速拔出,温热的奶水立马喷涌出来。

  “哈啊啊啊——!!!喷了!又喷奶了——!!嗯嗯……哈啊啊……”

  男人含住喷奶的乳头用力嘬吸着,宽大的舌面舔过骚红的乳晕激起一片细小的疙瘩。

  丰睨的乳房被大力揉捏着挤压,涨满的奶汁很快被男人吸舔干净,溢出的奶水丝丝缕缕的淌下去,沾满柔软的小腹,最终消失在隐秘的穴缝中。

  “还有……那边……那边还好涨……”

  叶真可怜兮兮的小声哀求着,淫浪的身子不住扭动。

  “真可爱”,许沐川哼笑出声,将少年拦腰抱起,回到两人的卧室。

  外面仍是天光大亮的时候,叶真被按压在玻璃窗上,两腿跪坐着大张,身后的男人用膝盖顶开他的双腿让挺翘的臀部整个压在男人粗大的硬物上,全身的重量都聚集在此。

  “哈啊啊啊啊——!!!太深了————好痛!!主人……太大了……要破了————哈啊啊啊啊——!!!”

  光天化日之下的裸露和交媾让叶真的羞耻感倍增,太过深入的姿势让他完全无法挣脱,粗大的阴茎顶开淫道肉穴中重重叠叠的褶皱,细嫩的骚肉感觉着柱身表面的青筋。

  衬衫早被揉搓得不成样子,破布一样耷拉在手臂边上,细细的丁字裤卡在臀缝之间,其中一根绳带被拨开,就这幺直接被进入。

  丰满的小屁股被顶得一耸一耸,粉白的臀肉被不断击打出艳色,男人的双丸不住抽打在穴口和会阴激起阵阵酥麻。

  “看你满脸的骚样”,男人握住少年的下颌正对着玻璃,镜面般光滑的无机质材料反射出两人淫靡的姿态,少年满脸潮红,眼中氤氲着水汽,一副被干得失神的样子。

  火热的唇舌在潮红的躯体上落下一串串触电般的快感,叶真抖动的双腿无力的瘫软着,好在全身的重量都被身后的男人承担,门户大开的少年只需要献上自己就可以不必再多思考。

  黏连的银丝在交合处不断滴落,下体一片湿滑糜乱。

  “真可惜外面没有人,你的样子没法被大家欣赏,真是损失啊。”许沐川笑道,“不过虽然没人,还有些小动物,你看对面的树上有只小松鼠。”

  “嗯哈……不……哈啊啊……”

  “被动物看也有感觉?”男人似乎很诧异,“也对,我的宝宝本来就是只小母狗来着。”

  充满羞辱意味的低语像火一样焚烧着本就被点燃的身体,热烫的肉柱在体内大力挞伐着,鞭笞着淫荡的软肉,将它们碾压糟践得润滑无比。

  耳边男人的粗喘声越演越烈,与之相和的淫媚呻吟徒然拔高。

  “哈啊啊啊啊——!!嗯嗯嗯!呃啊啊啊啊——!!!太深了——太——啊啊啊啊——!!子宫,子宫被干了!!哈啊啊啊————!!”

  大张的淫穴被肏干得不住喷溅出粘稠骚水,交合处不断发出噗嗤噗嗤的淫靡声响。被男人划定的狭小区域里少年的淫意不断被开发,看着窗上印照出的自己,迷乱的快感占据了叶真的思维。

  浅色的小肉棒在玻璃上不断摩擦,头部吐出汩汩淫液,顺着柱身滑落,有些流至穴口被男人的巨物捅入穴中又喷溅出来。

  “哈啊啊——!!嗯啊啊啊——哈……嗯啊啊啊————”

  许沐川一手揽住少年的腰方便自己的肏干,另一只手探到少年下身,轻易就将肿大的阴蒂捏在指尖,敏感无比的骚物被男人轻重交杂的玩弄着,引得少年不住娇淫媚叫。

  “宝宝吃了主人这幺多精液,什幺时候才能怀上小骚货呢?”

  “嗯哈啊啊——!!怀……给主人——生宝宝……哈啊啊啊——!!”

  大掌按压着手下柔韧的腰肢,男人的神色莫测,性器耸动得越来越快,粗硬的巨物将肉道戳弄得变形,敏感点不住被碾压磨动让少年整个陷入了迷乱。

  “嗯嗯嗯嗯——!!好硬——主人……不行了哈啊啊——!!”

  滚烫的精液射入体内,填满了狭小子宫,随着高潮,另一只乳房里饱涨的奶水冲开了乳头上的栓塞激射到了眼前的玻璃上,印透的面容仿佛被白色的液体喷淋了满头满脸。

  “嗯哈……嗯……”

  叶真脱力的倚靠在男人怀里,舌尖微微耷拉在唇外,已经无力回缩,清亮的涎液慢慢滴落。

  许沐川慢慢抽出自己的性器,有浓白的精液随着蔓延出来,男人随手将流出的液体抹上了肥厚的阴唇,来回搓弄涂抹,将本就泥泞不堪的私处描画得越发油光水滑。

  “哼嗯……主人……”

  花穴抽搐着吐出更多白精与淫液,黏黏糊糊的混合在一起,两瓣肉唇被捻弄得不住张合痉挛,粘稠的汁液浸染了少年苍白的皮肤,艳红的私处昭示出少年不同于外表的糜烂经历。

  激烈的性爱显然透支了少年的体力,他懒洋洋的窝在男人怀里,眼睫一扇一扇得像是快要睡着了。

  “宝宝这里已经被主人标记了,只能乖乖给主人生宝宝,哪里也不许你去。”

  柔柔的亲吻细密的落在脸颊,脖颈,是最好的催眠剂,少年越发抑制不住困意,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嗯……哪里……都不去……”

  “不能反悔哦,不然主人要生气的。”

  许沐川轻轻将少年放在床上,细细端详着少年粉白的青涩面庞,之后转身离开,将日间一字一句翻看的薄薄文件放到了书房抽屉深处。

  “谁也别想让你离开,任何人…都别想。”

  ……


本文有2131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字母圈内人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