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字母圈 > 字母圈玩法 >

从圣女到贱奴1一30章TXT 21四位女王一边唱歌一边在依依背上滴蜡鞭打扎针

2020-07-17 22:54 浏览:

  从圣女到贱奴1一30章TXT 21女王们一边唱歌一边在依依背上滴蜡鞭打扎针

  哈哈,诗诗没想到你也挺会玩的啊。苑媛调侃道。哈,主要是这烂逼太贱,苑媛,下一首该你唱了吧。

  嗯,好啊,那就该我玩这个烂货了吧。哈哈说着苑媛踹了依依一脚,主人要玩你了,你还不谢恩。刚被折磨的还没喘过气来的依依,连忙爬起来,对着苑媛磕头道谢谢主人的玩弄,求主人玩弄烂货。

  哈哈,ic……音乐响起,是林俊杰的江南,这首歌曲调清幽,很有种江南烟雨朦胧的感觉。随着前奏的响起,众人都沉静了下来,苑媛坐在沙发上,拽着依依的狗链,伸出穿着银色高跟鞋的脚,向依依勾了勾。在这迷人的音乐下,依依看到粉红色的灯光映照在亮银色的高跟鞋上放出的妖艳的光彩,不由的痴迷了,她眼神迷离的向前爬去,这时,她的脑子里,眼里,只剩下了苑媛的这个高跟鞋。

  舔!苑媛轻轻的命令道。得到主人的命令,依依含气高跟鞋的鞋跟,忘情的吸吮了起来。“风到这里就是粘,粘住过客的思念……”苑媛轻启朱唇唱了起来,苑媛虽然没经过专业的训练,不过发音很准,且声音很有磁性,配上这幽静的曲调,别有一番让人陶醉的魅力。

  “雨到了这里缠成线,缠着我们流连人世间。在这迷人的氛围中……”依依也心有所感,更加动情的为苑媛吸吮起高跟。“你在身边就是缘,缘分写在三生石上面……”依依舔的极其认真,口水都顺着嘴角往下流。突然,苑媛收起了高跟鞋,依依就好像心爱的玩具被夺走的小孩一样,一脸焦急渴望的看着苑媛。

  “爱有万分之一甜,宁愿我就葬在这一天……”苑媛却并不理她,依旧唱着,一边唱一边将脚靠近依依的脸,等到依依快要舔到的时候,又拿了开去,忽左忽右的晃动着,惹得依依随着她的脚又是坐又是右的够着,但就是够不到。

  “圈圈圆圆圈圈,天天年年天天的我,深深看你的脸……”啪嗒,苑媛故意将自己的高跟鞋踢的远远的,对着依依向高跟鞋指了一指,意思是让依依取回来。依依也十分的想要接着舔鞋,立马掉转过身子,向鞋子的方向爬去。“生气的温柔埋怨的温柔的脸……”依依刚爬了几步就爬不动了,原来链子还在苑媛的手里,依依又不敢使劲的拽,只能向被拴住的小狗似的,望着动这双腿双手,但就是没法往前爬半步。

  “不懂爱恨情愁煎熬的我们,都以为相爱就像风云的善变……”苑媛露出了一丝浅浅的微笑接着唱着。“相信爱一天抵过永远,在这一刹那冻结了时间……”突然,苑媛送开了手中的狗链,依依没有任何准备的往前摔到了地上。这一摔,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苑媛也被逗的轻笑了一声。依依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在众人的嘲笑中脸蛋红红的,但无法抵御高跟鞋的诱惑,飞快了爬向高跟鞋,深深的吸了一口高跟鞋中的气息,然后叼了起来往回爬向苑媛。

  “离愁能有多痛痛有多浓,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这句唱完,依依也刚好爬到了苑媛的跟前,像只小狗一样,直起身子,两只手像狗一样勾在身前,兴奋的看着苑媛。苑媛轻笑了一声,拿起高跟鞋啪啪啪,狠狠的抽了依依3个耳光,抽的时候,脸上依旧保持着浅浅的笑容,与她暴力的动作全然相反。

  依依不知道苑媛为何要打自己,也不敢问只是磕着头承认错误烂货该死,烂货该死。苑媛赤着脚踩在她的头上道你没犯错,只是我想打你,知道么。是,是,烂货就是让主人打的,主人想打烂货就请尽情的打吧。哈,想被打啊,我还不打了呢。说着苑媛抬起脚让依依抬起脸,将高跟鞋放在她的脸前笑呵呵的问道:想舔么?

  想想……一看到高跟鞋,依依就两眼放光。

  哈哈哈哈,好啊,我要骑你。是是,请主人上马。依依马上像马一样跪了起来。苑媛侧身坐到了她的背上,啪的一声拍了下她的屁股,驾!苑媛命令依依开爬。依依平时就很注意健身,加上苑媛也不重,爬的也不吃力。这时,间奏结束,苑媛又唱了起来“风到这里就是粘,粘住过客的思念;雨到了这里缠成线,缠着我们留恋人世间……”

  一边唱着,苑媛手拿着高跟鞋将高跟鞋伸到了依依脸前的不远处,依依看到高跟鞋就在眼前,更加卖力的爬着想要舔到鞋,但她一爬,高跟鞋也跟着动,之间的距离总是不缩减。据说有农民就在驴的眼前挂一只胡萝卜让驴赶路,驴为了吃到胡萝卜就卖力的跑着,但无论怎么跑都无法迟到胡萝卜。依依就是那头驴,虽然她心里也清楚这个道理,但是受虐的快感让她全身心都想着高跟鞋,不管如何就是想舔到这个鞋。

  “你在身边就是缘,缘分写在三圣石上面,爱有万分之一甜,宁愿我就葬在这一点。”就这样,苑媛一边唱着,一边戏耍着依依,众人也被逗的笑出了眼泪。依依越爬越快,越爬越着急,越爬越痴迷,到最后,呼呼的喘着粗气,满脸通红,但就是无法舔到近在眼前的高跟鞋。

  “离愁能有多痛,痛有多浓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随着……”尾声的结束,一首歌唱罢,依依正好爬到了沙发旁边。停!苑媛命令道。依依立马停了下来,苑媛踩着依依的手坐到了沙发上。抬起头来,烂货。依依听话的抬起头,只见她已经满头大汗,一来是刚才爬着停累,二来也是因为着急无法舔到高跟鞋。你个废物,高跟鞋就在你眼前你都舔不到啊。苑媛拿起高跟鞋左右开弓抽了起来。

  你这个烂货,主人成全你变态的欲望你却不珍惜啊!!真他妈的贱。

  是……是……烂货该死,烂货该死。依依哭着磕头道。

  滚!!以后都别想舔本小姐的高跟。苑媛把她一脚踹到地上。依依爬起来后,接着哭着磕头道不要,不要主人,让烂货舔,让烂货舔,求您了!!

  他妈的让你滚听见了没!!!苑媛又一脚踹倒了依依的脸上,这一踹,将她的鼻子踹出了血。再不听话我把你拉到厕所让你吃屎!!苑媛恶狠狠的威胁道。依依吓的连哭都不敢哭了,退到一边缩了起来。

  过来,小贱狗。说话的是琳琳,她向依依招了招手。依依见琳琳这么温柔的叫自己,收拾了下心情,屁颠屁颠的爬了过去。呦,苑媛,看你把我们的小贱狗打成这样,我还怎么玩啊。一边说着,琳琳一边伸着脚拨弄着依依的头。哈哈,琳琳,这样才显得她的下贱嘛,她越贱你不玩的越爽嘛。

  哈,就你这丫头有理。好了,该我唱了,烂货,要好好被主人玩弄哦。

  是,是,谢谢主人,谢谢主人。琳琳要唱的是迈克杰克逊的经典曲目beatit,琳琳的英文很好,也专门的练过唱歌,加上是个女生,唱麦克的歌曲倒不觉得吃力。随着动感十足的音乐响起,琳琳也跟着扭动起身躯。这时,跪在地上的依依突然痛苦的叫了起来,原来诗诗拿着两只蜡烛,在她的背后滴蜡。但疼归疼,依依也觉得很爽,一动也不敢动的接受着蜡刑。theytoldhidon'tyou,everearoundhere,don'tannaseeyourface,youbetterdisaear琳琳唱歌的声音一改平日的轻言轻语极具力量性。thefire'stheireyes,andtheirordsarereallyclear,beatit,jtbeatit一边唱着,琳琳一边拿起了皮鞭,跟着曲子的节奏抽起依依来。依依身上的蜡液有的刚刚凝固,就被琳琳抽的破开飞溅了出去。啊!!!啊!!!一边被滴蜡,一边被抽打的依依发出了既是痛苦,又是痛快的声音。youbetterrun,youbetterdohatyoucan,don'tannaseenoblood,don'tbeaachoan皮鞭抽在皮肤上的啪啪声与曲子的节奏正相合,产生出了一种奇异的魅力,而且琳琳的这种施虐暴力的举动又与这首反对社会暴力的歌曲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而另一边,诗诗也依旧在滴着蜡烛。啊!!啊!!!啊!!每抽在依依身上一下,依依就发出一声喊叫声,由于琳琳是按照节奏抽的,所以依依的喊叫声也与节奏相合,更是给这歌曲增添了一份莫名的感觉。youannabetough,betterdohatyoucan,beatit,butyouannabebad,jtbeatit,beatit,nooneantstobedefeated这时,琳琳放下了皮鞭,诗诗也停下了动作,琳琳拿起针,坐到沙发上,随着音乐的节奏,一下一下的向依依的后背扎去。

  针扎又是不同于鞭打的另一种痛苦,依依被这种尖锐的动感折磨的更大声的嚎叫了起来。妈的,小声点!!!琳琳狠狠的扎了一下。另一边,诗诗拿起依依的内裤,将内裤揉成一团塞到依依的嘴里。sho'hofunkystrong,isyourfighter,itdoesn'tht,jtbeatit,beatit,jtbeatit,beatit,jtbeatit,beatitjtbeatit,beatit琳琳依旧一下一下的扎着,大家也都知道,beatit是一首快节奏的歌曲,琳琳是按照节奏扎的,可以想见依依的后背是受着多么严酷的折磨。不一会,依依的后背就渗出了一个一个小小的红点,they'reouttotyou,betterleavehileyoucan,don'tannabeaboy,youannabeaan,youannastayalive,betterdohatyoucan,beatit,jtbeatit随着琳琳一下一下的扎下去,依依的后背上的红点越来越多,依依却因为嘴被塞住,只能痛苦的呜呜的叫着,眼泪哗哗的流,把脸弄的更花了。又唱了一会,依依的后背已经布满了红点,琳琳放下针,beatit,beatit,beatit,beatitnooneantstobedefeatedsho'hofunkystrongisyourfighteritdoesn'thtjtbeatit,beatit,beatit,琳琳又拿起皮鞭,照着节奏一鞭鞭的抽下去,皮鞭沾上了那一点一点的血珠,在背后划出了一个条一条的血痕。

  这时的依依已经满头大汗,颤抖着身躯,放佛每一刻都会倒下一样。又抽了一会,依依的后背已经被一条一条的血痕所覆盖了。琳琳,又放下皮鞭自己拿起蜡烛,点上后,为依依滴起蜡来。很快,一滴一滴的蜡液在后背凝固起来,随着时间的推进,慢慢的越来越多。jtbeatit,beatit,beatitnooneantstobedefeatedsho'hofunkystrongisyourfighteritdoesn'thtjtbeatit,beatit,beatit等到蜡液也差不多布满了后背,琳琳又拿起皮鞭,跟着节奏一鞭一鞭的抽下去,每一鞭都带起一些凝固的蜡液。

  依依颤抖着更加厉害,但琳琳就好像看不到似的,越来越疯狂的抽打着。随着音乐停止,依依后背的凝固的蜡液也基本被抽打干净了。琳琳好像还没玩够,更快的抽打了十多下,依依终于支撑不住,嘭的一下,四肢成大字型爬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依依的后背此时已经完全不成样子,满是红红的血痕和青紫色的瘀痕。妈的,烂货,敢给我装死。青姐,最后就要看您的了。

 

本文有2573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字母圈内人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