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字母圈 > 字母圈教程 >

男s和18岁高中女m的故事 03 第一次调教没带工具,我命令她一圈又一圈的爬行

2020-07-17 22:59 浏览:
我说裸照以后不要再发了,对你再好的人说不定也会有一天反目成仇,而这些都是能被裹挟的利器。

 

她说好,还说,张,你发现你真的是个好人,你对我真好。

 

 

你看,几年前那时候她多傻啊,只会顺着我的话说,而几年后她再次坐在我对面,却能用言语刺痛我。
“诶,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还给我发过裸照?”我对茜茜说。
“记得,那时候你还说这样不好,后来我裸照都往朋友圈发哈哈,当然不是那种露点的了,是那种很骚的钓鱼照,和裸照也没什么区别。”茜茜说。
“早知道你现在变得那么漂亮了,我当初就应该保存下来的。”我说。
“张,这次重逢,聊那么几句,我真的感觉你油腻了不少,是不是真的上年纪了。”
她说完,我就愣住了。
......
坦诚相待是早晚的事情。
尽管我更偏向去精神的控制,但对于身体的占有,这一刻,早晚也会来。那是一个很平常的午后,她翘课从培训机构里出来,说想我,说我要我陪她。
我和她一起在海边走着,那时候已是深秋,但阳光仍然好看,这座城市最迷人的是秋天,在海边的木栈道上,她主动拉我的手,其实我很忌讳这些细微的如情侣一般的举动,因为我们的关系是主奴而并不是情侣,我不想让她混淆,所以把手撤了回来,她很尴尬,撅着嘴撒娇般的放慢脚步在后面走着。
那个形象很生动,就像是高中时候初恋,羞羞答答又闹别扭的样子。
她问我:“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我之前也在网上认识了一些别的S,他们都火急火燎恨不得立刻去酒店开房,而你为什么不紧不慢。”
我说这是我把控的节奏,只有我能掌握剧情。
她就伫在我面前,一副受人数落楚楚可怜的样子,又带些青春期女孩的灵动。
“要不就现在,可我今天没工具。”我说的很突然,在她的眼神里也可以看到那份诧异。
“好。”
.....
那个阶段我真的蛮穷的,具体的我也忘记了,反正那天是茜茜开的房,她家庭条件很好,虽然那时候还未成年,但是家里给她的零花钱就已经是花不完的那种了。
她还是很羞涩,就站在门口,好像连坐在我身旁都不敢,我们从头来,我也从最基础的给她灌输,我先是训练她什么是跪什么是坐,不断的给她调整在我眼里正确的站姿跪姿,房间里很安静,只有我的声音,还有她不时地发出嗯嗯表示知道了的声音,我为了缓解她的紧张放了一首歌,具体我也忘记了,反正气氛看起来舒缓了一些。
她一动不动按照我的要求跪在那里,我站在她身旁,用手点起她的下巴,和她对视着,她眼里的那股好奇紧张恐惧和懵懂,也让我深陷吧。
我们从坐姿跪姿再到训练她爬行,因为没有项圈没有牵引绳,我只能拿手指去命令着她在酒店的房间里一圈又一圈的爬行着,期间我会俯下身子问她膝盖疼不疼,她会在我腿边蹭一蹭告诉我不疼,但我知道这明明很痛,我正在渐渐支配她的精神,这让我兴奋。
她很乖,我故意扔出去的烟盒,她会给我叼回来,用嘴巴叼着递到我嘴边,我伸手去摸摸她的头,她会在我拿头在我手上蹭蹭,然后很自然很愉悦的笑,她很有天赋。
.....
她渐渐褪去衣服,到赤裸全身,很害羞,加紧着双腿,我们去浴室,我在前面走着,她在后面趴着,我没进浴室,只是在门口看着,命令她进去,我打开淋头,调试水温,她此时此刻蜷缩在角落,然后将水量调到最大,那个淋头水流很快,呈喷射状,我就拿着淋头朝她身上喷着。
她在墙角无处可躲,我点上一根烟,想一边抽烟一边玩着,但是不一会就不小心被喷溅的水浇灭了,我冲着她的头喷着,她的头发全都湿了,粘在额头上,她自己在不断迎着水流调整着自己的头发,但发现根本无济于事,就彻底跪好,去面对这淋头喷射出来的水打在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然后我命令她蹲着分开腿,将隐私的部位袒露给我,她很扭捏但还是照着做了,我用淋头朝着她隐私部位喷着,她双腿不断颤抖着,嘴上还发出声音,但根本听不太清,因为水流的声音太大了。
好像能倒灌整个秋天,整个青春期似的。
“你zw给我看。”
我说。
她懵了一下。

 

本文有1016个文字,大小约为5KB,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字母圈内人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