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字母圈 > 调教干货 >

sm故事:第一次sm实践选择在高中母校的体育器材室,可调教完男m女s却哭了

2020-07-17 22:44 浏览:

sm故事:第一次sm实践选择在高中母校的体育器材室,可调教完男m女s却哭了
三岁有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宽松的棉布裙领口空空的,透出的锁骨纤细而皮肤几近透明。

暑假,她约好的电影被同伴放了鸽子,她实在不忍心让自己的另一张电影票以及出门新换的裙子、刚洗好的头发、日抛的美瞳和昂贵的粉底液统统打水漂,于是打算盲目地拉一个人来填场。

在社交软件一堆照片中一眼注意到这样一个男生:对着玻璃幕墙的反光用一个极不考究的角度拍的无比直男的自拍,照片里面的他,笔直笔直的,骨架细长,戴着圆框的眼睛,斯斯文文。

三岁的好友申请里能看到各式各样的照片:把大毛腿搭在宾馆茶几上的、把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表搁在方向盘上的、把领带扯开一半故意卖弄风情的……种种衬托之下,这张直男自拍看起来干净多了。这是她通过的第一个好友。

三岁的性格和她那张清秀鲜活的脸非常的匹配,在和人不熟之前,待人非常温柔得体,并且为了不冷场,会努力礼貌又不失微笑地尬聊。

男生和照片里一样干净,就是小心翼翼地跟在她身后,都不敢走得比她靠前。她把票塞给他,一起在最后一排落座。开场前十五分钟,他非常礼貌,能看出两个不带自来熟属性的人在用尽毕生绝学在交谈。

三岁能借着屏幕的余光瞥见他正襟危坐的间隙,不停地调整的衣服。他的手终于往三岁这边伸过来的时候,被三岁的眼神发现,又绕了弯缩回去拿饮料。他用力把饮料喝得咕嘟咕嘟的,喉结起伏,欲盖弥彰。


三岁表面上正人君子,其实也觉得好笑, 两个人都有贼心没贼胆,白瞎了最后一排座位的天时地利。

也许是眼缘对上了,他们回去彻夜彻夜地聊天,两个不擅长勾搭的人可能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在玩欲擒故纵的游戏。这一届年轻人就是这样:见面的时候手指头都不敢碰一下,打字的时候却恨不得把对方底裤都扒下来并自称是爸爸。

男孩叫桢桢,偏好是K9和恋足。三岁是个自定义的女S,可是她也几乎被这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所自我麻痹,没有妖冶和风情、邪魅和性感,自己真的能和那些个黑丝高跟的女S是同类吗?

他们在嘴炮无数来回之后,决定第二次相见。其实从他们决定再见之后,三岁做S的基因又开始蠢动了。

三岁处处努力向完美主义靠拢:待人接物要完美;功课要完美……自我要求高的人可能都有些强迫症,她拿出了一个小本子,咬着笔头去搜所有能找得到的帖子和文章,研究如做好一个女S。看得多了,她甚至有点懵:比起还算讲究技术流的男性群体,女S分享的经验非常抽象了——有花式丝袜展示的,有腿部磨砂按摩的,有晒自己的小奶狗多么优越的,仿佛走错了小红书片场。那些光鲜的女S似乎把美美的玉足一伸就应有尽有。

三岁脑海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互相演练:如果他喊了安全词该怎么办呢?如果自己笑场了他会不会体验很差呢?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和神态呢?如何才能让自己的脚香香软软啊?三岁仔仔细细把注意事项和她反复编排过的台词记了下来。

 

他们该去哪里完成第一次实践呢?

桢桢说他不喜欢开房。事实上他俩都没开过房,也不喜欢开房那种庸俗暧昧的含义,仿佛在那个逼仄的屋子里,你不想做点什么反而非常尴尬。

他们约定在三岁的高中母校碰面。三岁再看见他,头发毛茸茸的,还带着新鲜的洗发水香味,走路遇到台阶,变成了三步一蹦,仿佛那些穿着校服的孩子。

西门门口的奥利奥奶茶口味一点都没有变,暑假,坐在空空荡荡的球场看台边,他们肆无忌惮地聊着各自的烦恼:大学还没毕业,舍友和家人都众目睽睽,工具都不知道往哪儿藏。那个晚上,成都的夜空罕见地出现了几颗明亮的星星。

 

慢慢喝的奶茶也总有喝完的时刻。桢桢开口小声说:我其实不想坐着,我想跪着。

三岁手心里全是汗,在无人的校园里寻找着适合的角落。

他们绕到了看台的背面,三岁把包往桢桢手里一扔,把他的两只手都占满,然后逼到墙角,摘掉他的眼镜。桢桢在一片氤氲的视线里,从上到下地被三岁小小的手摸索着玩弄着。三岁听见他压着嗓子小声叫起来,动情包裹着羞耻,脑袋不自觉地朝自己靠过来。

“三岁,可不可以不要玩那里?”

“嗯?哪里?”

“呜,我错了,你想玩哪里都行。”他毛茸茸的脑袋深深地低下去。

三岁觉得,他害怕自己的样子,简直是最可爱的。

旁边那扇没有锁的门推开,就是体育器材那种独有的味道。犹豫又侦查了一会儿,三岁还是把他拉了进去。

关上门窗,屋里的光亮只剩一丝。三岁发现,黑暗能把人的想象和欲望无限地放大,她变得勇敢起来,为所欲为——隐藏在基因里的“女王”的意义,大概就是你相信自己能控制什么,就能够拥有什么的能力,一骑红尘。

在黑暗里,皮肤被击中的声音,他蹭着腿撒娇的声音,他认错的声音,他带着哭腔求饶的声音,回荡着,像水晶落在大理石地砖上撞成了碎片,非常的清冽纯粹。清冷高贵被温柔的邪恶捏碎的声音,大概就是那么好听。

夜色熹微,器材室那浓重的空气和味道衬着他跪在垫子上单薄的身影。周围特别暗,但是他改口叫“主人”的那一声,抬起眼睛看着三岁的时候,三岁看见他眼睛里亮的好像有繁星春水。

 

三岁帮他扣好衬衫最后一颗纽扣,然后颓然地坐在他身边。那个三岁都觉得吃惊的凌厉霸气的灵魂随着这场对决的结束而消失了,桢桢面前的还是那个柔软的三岁。

三岁反而小心翼翼起来,她问桢桢,我做得好吗?

桢桢第一次回答过女生的“送命题”,没多想,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就说,好。

结果三岁却大哭起来:“好什么好!我做的不好!”

桢桢一脸懵逼,只有三岁知道,现实中太多情况超出了她那个小小笔记本准备的范围:她穿的球鞋鞋底有那种防滑粒,凹槽里也有泥没有清理干净,这些是她踩住他,他却微微皱眉之前完全没有考虑的;她故作嚣张的一些台词颇为尴尬,她刚念完就后悔了;下手的时候不知道把握轻重,他似乎并不享受……

三岁觉得自己失败了,自己极力成为那个完美的控制者,却被那么多不可控因素所打败。他是真的开心吗?自己的力道和设计真的让他喜欢吗?自己是不是匆忙地在走脚本而没有入戏啊?和预期相比巨大的落差感让三岁稀里糊涂地落泪。

桢桢手忙脚乱,抱住三岁。

桢桢有些嘶哑的声音轻柔地对着三岁:

“第一次能做到这样,已经大大超出我的预期了,以前我还为自己恋足的癖好感到羞耻呢,一度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接受现实。在我心里,搞那些花里胡哨的没用啊,我喜欢的就是你这样温柔体贴的女孩子——别人有多少工具,会几种捆绑重要吗?那是别人,关我屁事。你就是我心中最好的女S,谁说你是失败,你那是打心眼儿里关心我舒不舒服疼不疼!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呢,我不是已经说了吗,你已经是我的主人了啊,主人,不就是我的世界里最好的了吗?”

 

一个完美的女S,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傲人的曲线和吸睛的双腿,性感撩人的完美?

有高超技术,细腻控制能力,勾魂夺魄的完美?

这样看来,不强势也不性感的三岁并不完美;

可是一个珍贵的女S,应该是什么样呢?

她有点脆弱,有点慢热, 可是她愿意投入全部的心思去钻研营造一场越来越好,越来越贴心的调教,甚至怕自己做得不够好而心碎。

这样看来,在乎桢桢的"女S"三岁非常珍贵。

讲述者:三岁
文:蜜汁兔叽

本文有1847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字母圈内人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